乐彩七乐彩走势图
移動互聯網
首頁  >  移動互聯網  >  深度觀察

開啟數字經濟“下半場”的產業互聯網

2018-11-23  來源:中國信息產業網-人民郵電報  作者:司曉 吳緒亮

近期,產業互聯網成為熱門話題。到底什么是產業互聯網?產業互聯網突然成為行業新寵,其背后的商業邏輯是什么?它是否還會和消費互聯網采取相同的發展模式?未來它將如何重塑行業格局與數字生態?

互聯網發展的邊界

如果說消費互聯網類似于銀行業所說的對私業務,那么產業互聯網就類似于銀行的對公業務,而工業互聯網則是產業互聯網的一個(可能是最為重要的)子集。產業互聯網為何在此時受到業界關注?要探討這個問題,我們可能首先需要思考一個更基本的問題,即互聯網發展的邊界在哪里,或者說互聯網到底可以做什么,但同時它又做不了什么。

很多人對互聯網有一種近乎神化的看法,覺得它好像無所不能,滲透到什么領域都可以顛覆其商業模式。真實的商業觀察結果遠遠不是這樣的情況。例如,關于互聯網經濟最常見的一個概念可能就是網絡效應。按照經濟學理論,網絡效應似乎非常簡單易懂,即只要存在網絡效應,那么只要達到一個臨界點(學術概念稱之為“傾覆點”),整個市場就必然是一家獨大、唯此一家了。但實際上這個理論所描述的情景在現實的互聯網任何一個細分市場中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這是為什么呢?因為理論上的網絡效應產生需要很多的假定條件,比如所有的產品或服務必須都是同質化的,即一模一樣的。當這個假定不能實現的時候,比如兩款產品存在一定的差異化,那么模型的推導可能就會出現截然不同的結論。

而當我們從理論回到真實的商業世界的時候就會發現,純粹的同質化產品少之又少,反而差異化產品比比皆是,因此網絡效應很多時候就成了一個心向往而不能至的海市蜃樓。類似這樣被誤解的經濟學概念還有很多。中國互聯網公司讓人引以為豪的往往是其不斷攀升的市值,在全球科技公司市值排名非常靠前。目前位列全球市值前二十名的互聯網公司中,只有中國和美國的企業,這個成績確實來之不易,因為在其他領域很少能看到這樣的現象。但是,最近半年以來,主要互聯網公司的股價普遍出現大幅度下跌。

從這些觀察中我們可以發現,互聯網公司遠遠沒有我們之前想象的強大和戰無不勝,遠非一些人認為的可以輕易顛覆很多傳統行業。按照之前一些盲目樂觀的理解,互聯網公司因為具有平臺效應、網絡效應、規模效應等等,可以不斷地跨界顛覆,比如有人建議,騰訊基于微信10億用戶的優勢去做一款企鵝手機,肯定能大獲成功;阿里基于電商的優勢去進入服裝制造行業也必然會獲取高額利潤。但真實的商業邏輯完全不是這樣,這是行業之外人士往往難以理解的地方。在商業價值鏈上,互聯網有其獨特的價值,但也有其不可避免的局限性。正如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納德·科斯指出,企業與市場之間有一條理論的邊界,互聯網的發展和其他任何一種技術能力一樣,也都存在一條理論上的能力邊界。

互聯網的本質

探索互聯網的邊界,我們需要再進一步思考一個更為基本的話題,即互聯網的本質是什么?有人說互聯網的本質是以免費和雙邊市場為主要特征的平臺經濟,這是一種表象的觀察。

實際上,其一,互聯網不是平臺的唯一應用場景,最遠古的集市管理者就是采取的平臺模式;第二,平臺也不是互聯網的唯一商業模式,比如共享單車就是用互聯網技術來提供租車服務,并沒有表現出明顯的平臺特征。只不過由于互聯網技術的發展,某些在線服務的邊際成本趨近于零,從而實現了超級范圍經濟,使得一邊免費一邊收費的平臺模式在互聯網時代迅速流行起來。

追根溯源,互聯網的本質是提供信息,解決信息不對稱問題。信息在經濟學世界里具有極其重要的價值,包括喬治·斯蒂格勒在內的多位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的畢生研究方向正是信息。因為互聯網能夠提供信息服務,所以可以在很多行業領域重新配置資源和重塑商業模式,從而推動該領域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

概括來說,信息的商業價值可以總結為四個方面。第一,信息可以匹配需求和提升需求,網約車在這方面表現得尤其明顯;第二,信息可以降低成本和提升效率,特別是基于流量、大數據、算法算力等關鍵要素所產生的范圍經濟;第三,信息可以幫助構建信用和信任體系,這一點對于類似金融這樣的行業具有極為重要的商業價值,而基于互聯網的區塊鏈在未來更是具有無限的商業想象空間;第四,基于信息平臺可以產生各種通用的新技術和新服務,比如人工智能、自動駕駛、區塊鏈、物聯網、共享經濟等等,實際上互聯網公司在美國經常被稱作科技公司,正是來源于此。

產業互聯網的商業邏輯

厘清了互聯網的本質,也就厘清了互聯網的邊界,從而也就可以厘清產業互聯網的商業邏輯。既然互聯網的本質是提供信息,解決信息不對稱,那么在信息不對稱嚴重的行業領域,或者在信息可以發揮很大作用的地方,互聯網就可以產生很大的價值和影響力,極端情況下甚至可以出現顛覆性的變化。

但是,信息不對稱并不是所有行業面臨的核心問題。我們也可以觀察到在很多領域,比如傳統制造業,信息暫時還不是其面臨的核心商業障礙,那么互聯網短時間內就很難發揮作用。基于這樣的一個商業邏輯,我們就可以清晰地看到互聯網的能力邊界。縱觀歷次產業革命的歷史不難發現,通用技術融入各個產業都有一定的規律,從來都不是以同樣的節奏推進,背后都有其基于成本收益比較而形成的基本商業邏輯。

為什么當前出現從消費互聯網向產業互聯網轉型的趨勢?其背后的商業邏輯正是互聯網所能提供的信息服務,以及基于這些信息平臺的新技術和新服務,融入各個行業的節奏是有差異的。隨著人口紅利消失,以及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等新技術的日趨成熟并進入商用階段,信息進入消費互聯網與產業互聯網的相對成本收益情況逐漸發生了質的變化,從而推動產業互聯網開啟數字經濟的“下半場”。

那么,產業互聯網是否還會和消費互聯網采取相同的發展模式?未來它將如何重塑行業格局與數字生態?

之前流行的提法是“互聯網+”或者“賦能”,感覺互聯網技術就像上帝之手,一觸碰到哪個行業就可以顛覆性地改變它。現在業界在反思這種觀念,正如騰訊董事局主席馬化騰不久前所說的,騰訊要做各行各業的數字化助手,就像一個工具箱一樣,助力傳統產業進行數字化變革而不是去顛覆它。這個理念不單單是源自于謙卑和低調,而是有其深刻的商業邏輯。

隨著互聯網業務發展的重點從生活消費領域轉向產業領域,互聯網這項通用技術在各個產業領域價值鏈中的位置會不斷變化。成千上萬的傳統企業在各自的細分產業領域,在各自的細分區域市場,都有其獨特的競爭優勢。未來的產業互聯網發展模式必將不同于消費互聯網,互聯網不可能成為各個傳統產業領域的顛覆者,而只能是他們的數字化助手。在傳統產業數字化轉型升級、資源優化配置和價值鏈重構的滾滾潮流中,互聯網公司將貢獻獨特的價值,共同推動形成競爭充分、創新活躍、繁榮共生的產業生態。

關鍵詞:數字經濟 下半場 產業互聯網

乐彩七乐彩走势图